忍者ブログ

領導與法律皆不理會瑣碎之事。

一場寂寞凭誰訴
危楼独立面晴空

水蜜桃芬達

諢號:雪碧,首長

1989.09.02降世死大學生
大粵國子民
歷史愛好者

萌:
戲言系列:
阿伊X零崎人識
APH:
冷.戰.組/法貞/中立兄妹/北歐夫婦/露獨/獨法/米英/獨普
仙劍:
重飛重/天河X天青/懷朔X璇璣/李寒空X雲天青/裴劍X夢璃/紫英X菱紗/奚仲X歸邪
V家:
茄冰/蕉橙

其他待補完




百和焚春抽翠縷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暗想旧日牽情處

今生断不孤鴛被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這篇文章非常非常雷,裏面包括了偽港漫腔、鐵拳無敵孫中山、冷戰風雲等等極度腦殘以及穿越的元素,請務必慎之又慎,這……只是用來搞笑的而已,認真你就輸了。

冷戰風雲

“嗄、嗄、嗄……”急促的喘息聲迴蕩在KGB監獄的狹窄過道之中,阿爾弗雷德緊緊地抱著打昏衛兵搶過來的AK-74突擊步槍如同抱著心愛的人一樣,雖然用慣M16的他並不是太習慣AK-74的重量,但你不能奢求逃亡之中能有什麽令人滿意的武器不是嗎?阿爾如是自我安慰道。
阿爾弗雷德•F•瓊斯,一名自稱世界H ERO的美國人,在某國際連鎖快餐店打工的時候不幸給一位即使是夏天也戴著圍巾穿著長大衣的高鼻子客人多找了錢,追出店外沒多久便覺眼前一黑,醒來的時候已經發現自己身處一個類似監獄的房間之中。若是平日的美利堅合眾國的強者,世界英雄阿爾弗雷德,這點小事又怎么會難得到他呢。可是,他現在手裡沒有武器,這使他整個人都散發出一種頹靡的氣息。
但是,正在這水深火熱之際,阿爾覺肚餓了。
“口胡!竟將我關押在此,想必是那高鼻子俄國佬爲了阻撓我稱霸全球所為,看我定將你轟殺至渣呀!”阿爾弗雷德正想得入神,不覺一出手便把牢房的門把擰壞了。再順勢把聞聲而來的看守一招轟殺,阿爾總算入手了比較拿得出手的武器。
經過幾番激烈的毆鬥,以及不斷的迷路之後,阿爾弗雷德終於發現了那個熟悉的,戴著圍巾穿著長大衣的身影,於是他噔噔噔三步并作兩步沖上前去。
“食招啦,俄國佬!”說完便拎起步槍狂射。
但見那俄國佬反映亦驚人地靈敏,雖受到阿爾的挑釁,但他并沒有因此上當硬食下這一招,而是邪笑著祭起手中一桿長長的銀器,阿爾定睛一看,竟是一桿水管……!
“呵呵,可憐的俄國佬,連買武器的錢都沒有是嗎!”聽阿爾弗雷德的口氣,似乎已經將自己手中的槍也是俄國貨這件事望個精光了。
“口桀口桀口桀,想我拎出更有力的武器?美國小兒,你還未夠班啊!”伊萬仰天長笑,“我叫伊萬•布拉金斯基!記住送你上西天的人的名字好矣!”
這邊廂,阿爾的子彈經已打完,他果斷地拋開了槍,擺起了自由搏擊的態勢。他不是一個人在戰鬥,落櫻神斧華盛頓、铀光波动杜鲁门、魔音摄心罗斯福此刻靈魂附體。
阿爾弗雷德向伊萬勾勾手指,輕蔑地笑道:“來吧,拿起你的武器來吧!要戰……那便戰!”
說時遲那時快,只聽見一記悶響,伊萬的水管正正地敲上了他的腦門。然後就把他橫蠻地推倒了。
“口桀口桀口桀,我幹那種事的時候,不是很習慣穿著襪子呢。”伊萬笑著說。
那是阿爾弗雷德看到的最後一幅景象,在伊萬粗暴地把他最中意的,鮮艷的,紅黃條紋的襪子扯掉了之後,他又一次失去了意識。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Designed by 桜花素材サイ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