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領導與法律皆不理會瑣碎之事。

一場寂寞凭誰訴
危楼独立面晴空

水蜜桃芬達

諢號:雪碧,首長

1989.09.02降世死大學生
大粵國子民
歷史愛好者

萌:
戲言系列:
阿伊X零崎人識
APH:
冷.戰.組/法貞/中立兄妹/北歐夫婦/露獨/獨法/米英/獨普
仙劍:
重飛重/天河X天青/懷朔X璇璣/李寒空X雲天青/裴劍X夢璃/紫英X菱紗/奚仲X歸邪
V家:
茄冰/蕉橙

其他待補完




百和焚春抽翠縷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暗想旧日牽情處

今生断不孤鴛被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原創文,清水慎

風吹得緊。
宗耀攏了攏領口,確認這樣做其實沒多大意義之後,轉而整個人都黏在了旁邊的人身上,貪婪地吸取著溫暖。
其實這個城市的冬天並沒有那么冷,起碼宗耀打娘胎出來就沒見過雪。其實宗耀也沒覺得有多冷,他單純的只是想靠在這個拼命呵熱氣搓著手的人身上而已。
安寧感覺到背上壓來的重量之後微微地皺了皺眉,肩膀象征性地聳了一下,也沒再動了。宗耀牽著安寧的手,撒嬌似的塞進了安寧大衣的口袋裏。
兩人就這樣慢慢走在街上,過往的人行色匆匆,偶爾有一兩道異樣的目光投射過來,但也很快消失了。畢竟,沒有人在意於己無關的事呢。
安寧呵出一團白霧之後,從牙齒縫裏蹦出了幾個字。
“我們分手吧。”
這時宗耀正把鼻尖蹭在安寧的手織圍巾上摩擦生熱,聽到這句話之後愣了愣,抬起頭來:“怎麼了突然的……”
“我們分手吧。”轉過身,松開了宗耀的手,伸手把肩上的爪子扒落了,這次安寧的聲音顯得淡定得多。
宗耀笑了笑,“既然這樣,好聚好散吧。”
安寧低下頭,後退了兩步。
“反正蘇顯昀也正好對我有意思,呸呸,我又不光有你稀罕。”宗耀調笑著,誇張地從安寧身邊跳開了。他想掩下心中的不安,雖然覺得安寧是在開玩笑,但他心頭還是湧出了苦澀的滋味。
然後兩人並肩走回一同居住的房子,如同什麽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第二天,安寧消失了。
宗耀發了瘋似的到處找他的下落。他試過打他手機,關機、關機、還是關機。終於有一天接通了,傳來的卻是另一個人的聲音。他把手機號賣了。
秦宗耀也試過尋上安寧的公司,得來的消息卻是安寧在一個月前就辭職了。他也試過找上安寧的家,被安伯母大掃帚攆了出來,她說,她沒生過這個兒子。
最終,當宗耀某次打電話聽到安寧是和蘇顯昀一起失蹤的消息之後,他默默的掛了電話,無力的跌坐在地上。他摸出手機,一條一條地重新讀他們之間的短信,偶爾他會咧起嘴笑,然後一條條刪掉。良久,收起手機,宗耀環視了這個兩人曾經共同呼吸過空氣的居所一周,摸了摸許久沒刮的胡渣,站了起來。簡單收拾了一下之後,他把兩條鑰匙都還給了房東。

數年之後,宗耀和安寧在某個街角重遇了。
他沒怎麼變呢。宗耀對著安寧笑了笑,從他身邊走了過去,畢竟,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懵懂少年了。
反倒是安寧很緊張地拉住了宗耀的手臂,“宗耀,你過得還好嗎?”
“我很好。”宗耀轉過身,笑著甩開了安寧的手。“你跟蘇顯昀呢?”
安寧默默低下頭,宗耀鄙夷地哼了一聲,准備扭頭走人。
“顯昀他……死了。”沉思了一會兒,補充道:“腦瘤。”
這下宗耀氣紅了眼,也不顧還在大街上,便沖過去給了安寧一拳,扯住安寧的衣領用盡全身的力氣吼道:“你TM的別跟我說是那小子稀罕你然後知道那小子快死了就跟他走完生命中的最後一段旅程啊哈!”
安寧自知這劇情很白爛,低下頭算是默認。
“你丫以為你是聖母啊!”又是一聲震耳欲聾的吼聲。
安寧嚇得閉上了眼睛,過了良久,迎來的不是拳頭,而是一片粗糙的唇。
“大老爺們的塗啥潤唇膏,幫你消滅點兒。”
宗耀笑吟吟的松開了抓住安寧領口的手。然後大步流星、揚長而去。

安寧沒有再追上去了。
他是知道的,有的人的手自己一旦松開了,就再也抓不住了。







後記:其實這是大概一個多月前寫的了,來源於XQ的某命題作文。
文里出現的三個人的名字都是我在學校社聯的花名冊里挑的……希望他們都看不見……
至於爲什麼我這麼喜歡甜文的人自己寫的文卻是BE,答案很簡單,因為我雖然喜歡看甜文,但我比較擅長寫BE,以上。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Designed by 桜花素材サイ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