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領導與法律皆不理會瑣碎之事。

一場寂寞凭誰訴
危楼独立面晴空

水蜜桃芬達

諢號:雪碧,首長

1989.09.02降世死大學生
大粵國子民
歷史愛好者

萌:
戲言系列:
阿伊X零崎人識
APH:
冷.戰.組/法貞/中立兄妹/北歐夫婦/露獨/獨法/米英/獨普
仙劍:
重飛重/天河X天青/懷朔X璇璣/李寒空X雲天青/裴劍X夢璃/紫英X菱紗/奚仲X歸邪
V家:
茄冰/蕉橙

其他待補完




百和焚春抽翠縷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暗想旧日牽情處

今生断不孤鴛被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給阿梁的生日賀,其實不是能見人的東西……
嗯,想看就看吧,說實在的大綱比較好看。

一。

那段時間,亞瑟經常做夢。
比如夢見那個被他推上火刑台的卑賤且不知廉恥的鄉下文盲女人與年少的法蘭西斯緊緊相擁,又比如夢見坐在皇座上的少女泛著意味深長的笑意眼神銳利得可以刺穿他的心臟。

而更多的時候,他會夢見阿爾弗雷德。
就像今晚。

亞瑟掙紮著從夢中醒來。身上濕濕涼涼的感覺,他發現自己竟然出了一身冷汗。襯衣緊貼著背部,濡濕的感覺侵蝕著肌理,毛骨悚然得就像被人撫遍了每一寸皮膚。他打了個冷顫,牙齒禁不住地顫抖。
夢的內容他記得不大清了,他做的每一個關於阿爾弗雷德的夢都總是記不清內容,如今他的腦子就像眼見的天花板一樣一片雪白。

亞瑟翻了個身,不過他再也睡不著了。
獨立戰爭開始之後,他就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了。

二。

阿爾弗雷德感到很困擾,自從亞瑟和法蘭西斯開打以後,亞瑟對他的態度越來越差。飯不給吃飽了,穿什麼衣服都要指指點點,自己和隔壁家偷偷交換玩具也暴跳如雷。活像個更年期女性。
阿爾弗雷德也不知道爲什麽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在亞瑟家的這168年他覺得自己過得很舒坦,亞瑟很關心他,英國設備很先進,生活很悠閒,司康餅雖然難吃也已經習慣了。就情感上而言,他並不想離開亞瑟,即便亞瑟最近因為和法蘭西斯兵戎相見而變得脾氣十分暴躁也好,即便上司剛剛開門見山的告訴他亞瑟的存在是一個阻礙也好,他總覺得自己不能離了亞瑟。
他認為離開了亞瑟的話,或者以後都不能再在一起了。
而阿爾弗雷德的預感從來都是很正確的。

三。

阿爾弗雷德覺得有必要和亞瑟好好談一談,所以他見到亞瑟就單刀直入地開口了:“我的上司來找你和談了是吧。”
亞瑟被他嚇了一跳,皺了皺眉,“是又怎麼樣?”
“我們之間沒有挽回的餘地了嗎?”
亞瑟不知道阿爾弗雷德為什麼要問這種問題,“我從來不覺得這樣的戰爭是必要的——但當然這是你先挑起的戰爭,所以我也只能迎戰。”明明是他先背叛他的不是嗎?為什麼還要用這種表情問這種問題呢?
“我沒有——只是你再不改善你的態度的話我們只能……我知道你與法蘭西斯最近關係不好,如果你不將怨氣發到我身上的話我相信我們的關係不至於變成這樣。”
“這與法蘭西斯有什麼關係嗎?這是我和你之間的問題。”
“我的意思是……你不能對我好一點嗎?”就像你以前對我那樣。
“我為什麼要對你好一點,你是我的所有物,我對你的態度取決於我的心情。”你們為什麼都要離開我?法蘭西斯就算了,你……
“不,你不明白我的意思。”阿爾弗雷德伸出手,抓住亞瑟的肩膀。
“不,我明白。”你的全部都應該是我的。“所以我會打敗你。”這樣你就會重新回到我的身邊了。亞瑟撥開阿爾弗雷德的手:“下一次見面,就該在戰場上了。你還是改一下你的小孩子脾氣吧。”
亞瑟不知道正是他的獨佔欲、他害怕失去阿爾弗雷德的這份心情,逼得他所深愛的人與他更加背道而馳。

在阿爾弗雷德的上司第三次和亞瑟和談失敗之後,上司給阿爾弗雷德下達了武裝革命的命令。

四。

1775年4月18日,在經過連夜跋涉之後亞瑟在列剋星頓具有迷蒙氣氛的晨霧中遇見了阿爾弗雷德,阿爾弗雷德舉起著線膛槍,向空中鳴響了第一槍。

時間回到168年前。
“初次見面,我是亞瑟•柯克蘭,從今天開始,你就住在我家了。”粗眉毛的男人向他伸出手。
“……我是阿爾弗雷德•F•瓊斯。”以及,我很高興見到你。

時間回到現在。
線膛槍與滑膛槍的戰爭分出了成王敗寇。
而這場看不見的戰爭,沒有人取得最後的勝利。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Designed by 桜花素材サイト